当前位置 : 首页 > 书库 > 《权少的私有小娇妻》权少的私宠娇妻 别扭受 权少的私有小娇妻平胸小受文

更新时间:2020-06-12 18:02:53

《权少的私有小娇妻》权少的私宠娇妻 别扭受 权少的私有小娇妻平胸小受文 已完结

《权少的私有小娇妻》

来源: 作者:娱美人 分类:总裁 主角:洛格,乔宇石

独家完整版小说《权少的私有小娇妻》是娱美人最新写的一本总裁类型的小说,本小说的主角洛格,乔宇石,书中主要讲述了: 虽然不指望再回到他身边,却还是不愿意看到自己这样,这是对他的一种侮辱。 泪无声无息地落下,与从头顶冲下来的水混在一处,模糊着眼,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虽然不指望再回到他身边,却还是不愿意看到自己这样,这是对他的一种侮辱。

泪无声无息地落下,与从头顶冲下来的水混在一处,模糊着眼,更淋湿了心。

小手在自己身上到处擦洗着,脑海中响着他那句全方位多角度,她咬着唇强迫自己不去想。

他不是人,是禽兽,何必在意他的言论。

“砰砰砰!”乔宇石敲卫生间的门,很急切,很不耐烦的样子。

“开门!我要洗澡!”他冷声说道。

齐洛格忙关了水,扯过浴巾胡乱擦拭了一下,把睡衣睡裤套上身。

打开门,乔宇石站在门外,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下她。没事,还以为想不开了呢。

他手上没有拿换洗的衣裤,这么急地拍门干什么?这人就是有病!

“为什么不穿我给你买的睡衣?”他皱着眉,不悦地问。

“我不会用你的任何东西。”甩出这句话,从他身边走过,想要出门。

“宝贝儿,我在跟你诉衷情呢。你知不知道,分开这段时间我多想……”乔宇石一把拉住她。

“雪儿样样都好,就是没有你身材迷人,也没你风骚。”

“你无耻!放开我!”

他说的简直不是人话,恨的她咬牙切齿,还是挣脱不开他。

气愤让她忘记了他是谁,也不再怕他,狠狠地朝他手臂咬下去。

“嘶”的一声,他放开了她。

“不准你侮辱雪儿!”

“我没侮辱她啊,我说的是事实,你不知道她胸很平吗?”无辜地看着她,故意气她。

不喜欢看她冷冷的样子,像无神的木偶,宁愿看她暴跳如雷,起码证明他能引起她的情绪波动。

“我真应该把你这话录音,放给她听,让她看清楚你的真面目。”

“走吧,宝贝儿,我配合你。”说完,抱起她来,大步走向卧室。

“放我下来!平时的时候不许你碰我!”

“不放!”

她再怎么踢也没阻止的了他的脚步,把她放上床,他从西装口袋里掏出手机,按动了几下。

“宝贝儿,录音我给你打开了。你让我说什么我就说什么,录完你发给她。”

“你……”齐洛格没想到他能无耻到这种地步,还是明知道她不会发,故意的?强迫自己沉住气,不能被他的话他的行为激怒,要保持冷静。

坐起身,深呼吸了几下,果然好了很多,再开口时平静了。

“不怕雪儿知道我们的关系吗?不怕你虚伪的面具被揭开,她厌恶你,离开你?”

“程飞雪如果像你一样毛躁怎么做的了我乔宇石的太太呢?相信我,她的肚量比你想象中要大很多很多。就算是知道了我们的关系,她也会以正房的身份劝你做我的二太太。你要不信,我现在就打电话告诉她。”

“不可能!雪儿从小对爱情就抱有很高的幻想,绝对不会委曲求全。”齐洛格激动地说。

“看来真不信,我证明给你看。”

乔宇石迅速翻开电话本,找到“爱妻”两个字拨出去。

“别打!不要打!”齐洛格慌了,跪起身拉他的手臂,已经晚了。

免提的电话那端已传出程飞雪轻快的声音:“亲爱的老公!”

“雪儿,我在外面……”有女人了。

乔宇石看着齐洛格,她一个劲儿的摇头,脸上写满祈求。分明在说求求你,别告诉她,求你。

眼神可怜巴巴的,抓着他的手臂的小手激动的直哆嗦,眼泪在眼圈里转,就要流出来了。

“在外面啊?那回来吃晚饭吗?”程飞雪问。

“我……”乔宇石只发了这一个音,齐洛格绝望地闭上了眼,晶莹的泪珠从眼眶中滑落。从此后,好朋友会永远恨她,她完了。

他根本没打算真告诉雪儿,不过是吓唬齐洛格的,见她真是怕了,他才弯了弯嘴角,改口。

“不回,在朋友家吃,再见宝贝儿!”他柔声说。

“再见,亲爱的老公!”程飞雪甜甜地说道,挂断电话。

齐洛格大大地松了一口气,放开了他的手臂,像打了一场恶仗,无力地躺回床上。

“记着,你欠我一个人情。以后最好别逆着我的意思,否则你又多了一条受制于我的理由。”乔宇石把手机丢到一边,俯身看着她说。

“小东西,我会一直控制着你,你永远也斗不过我。”俯身捏住她的小下巴,迫她看着他的眼,说出的话那样志得意满。

“别太自信了,上天不会放过你这样的小人。报应来的时候,千万别后悔!”仰望着他,齐洛格冷冷地说,一双灵动的眸中再也没有对他的尊敬感激和柔情。

乔宇石的眼中寒光一闪,却不着痕迹地弯起嘴角。

“那就在报应来之前让我好好享受你……”

重新压倒在她柔弱无骨的身体上。

她竟然诅咒他会遭报应,混蛋女人,就得狠狠地折磨她。

齐洛格始终闭着眼,眉头也不皱一下。她知道他在罚她,莫名其妙地罚她,其实该被罚的,是他才对。

上天是不公的,让这种衣冠禽兽得逞。

“还敢挑衅我吗?”他在她耳边冷声问道。

“有什么折磨人的办法你尽管用,我要是皱一下眉,就不姓齐!”仇恨地看着他,她虚弱地回应。

“是你说的,别后悔!”

他没再问她是否屈服,因为她的表情是傲慢而讽刺的。

“就这样结束了?真让我失望,还以为会持续很久呢。”即使痛苦是那样漫长,每忍受一分钟都是巨大的煎熬,她现在还是要讽刺他。

猜你喜欢
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