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: 首页 > 书库 > 《萌妃爱追夫》萌妃爆夫 娘子别赖账 鬼畜 萌妃爱追夫同人女

更新时间:2020-07-06 12:04:43

《萌妃爱追夫》萌妃爆夫 娘子别赖账 鬼畜 萌妃爱追夫同人女 连载中

《萌妃爱追夫》

来源:阅文集团 作者:五花海果 分类:古代言情 主角:令狐芷,方子澄

主角叫令狐芷,方子澄的小说是《萌妃爱追夫》,它的作者是五花海果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,书中主要讲述了: 令狐芷闻言,眉头舒展:“也是,这世上哪里没死过人呢?” 于是,她吩咐青柳先往吹梦轩去收拾一下,她可不认为洛氏会在她出嫁后替她好好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令狐芷闻言,眉头舒展:“也是,这世上哪里没死过人呢?”

于是,她吩咐青柳先往吹梦轩去收拾一下,她可不认为洛氏会在她出嫁后替她好好保存房间。

等待的时候,方子澄就问起了吹梦轩死人的事,令狐芷便也不瞒他。

“我刚来的时候,本有个伺候我的丫头,叫海棠。后来……后来她在那院的厢房里悬梁了。”

令狐芷的语气很淡,可说这段话的时候中间却停顿了好几处,显然这底下压着的情绪绝不似语气这般淡。

“你很在意这个丫头?”方子澄听出来了。

“我刚来侯府的时候,没在府里得什么好脸,海棠那丫头初跟我时,也哭了一场,觉得自己得了个苦差事。但她哭过就算完,转头就开始掏心掏肺地照顾我,凭心说,待我很好。”

方子澄点点头:“倒是个豁达想得开的,可怎么又寻了短见呢?”

“是令狐云斓逼她的。”令狐芷的声音里沁出寒意来,“迟早,我都要与她算算这账。”

“令狐云斓?”方子澄皱眉,有点难以置信,“她与一个丫鬟为难?”

令狐芷一听他这语气,就冷笑:“怎么,觉得她生得一副柔弱良善的好模样,平日里又惯爱表达自己多怜惜小动物,她就不会与丫鬟为难了是吗?”

方子澄道:“没有没有,楠楠你想哪儿去了,咱们就事论事好么。所有人做事都是有因果的,你说了果,我不过简单问个因,并无他意。”

令狐芷撇撇嘴,心道:没有别的意思就好。要是有别的意思,我收拾令狐云斓的时候就要连你一块儿收拾,麻烦!

“因为海棠去浆洗房收衣服的时候,将一套流云锦的裙子收给了我。我发现后,就给令狐云斓送回去了。你猜怎么着?”

“令狐云斓将裙子送给你了。”方子澄想也不想就道。

令狐芷有些震惊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“因为她就是这样的人。”方子澄不以为意道,“想来那时你已答应替嫁。流云锦名贵华丽,你定然也流露出了喜欢的意思,就算为了不得罪你,她也会给你。但心里大概是不愿意的吧。”

毕竟,那流云锦就算在宫中,也是稀缺货。

“对!可惜你说的这些,我是在海棠死后很久才知道的。”令狐芷咬牙道,“我高高兴兴收了裙子,当日的晚饭后,海棠就被她的人叫走了,我当时已有点担心,但想到白天令狐云斓那友爱善良模样,又压下了担心。海棠亥时方回,神情有些不对,但我问了几句,她又嫌我烦赶我去睡觉,我想到她以前也曾如此,便、便去睡了,哪知……”

令狐芷一垂眸,眼底那蓄了很久的泪就“啪”地落在了方子澄手背上。

又重又烫。

方子澄有瞬间的手足无措。

他不是没有见过女孩子哭,但她们大多哭的婉约温柔,梨花带雨者有,如泣如诉者也有,但实在鲜少见令狐芷这样哭得……丑的。

她双目通红,嘴唇颤抖,泪珠啪嗒嗒往下掉。

看得出来,是真的很伤心,又懊恼又愧疚的那种。

他叹了口气,掏出一方叠的整齐的手帕来递给她,见她没接,就自己上手为她擦泪。

她情绪来得快也收的快,“后来我抓了令狐云斓屋里的一个丫鬟,才知那晚令狐云斓对海棠说,海棠拿走了她最珍惜的裙子,她就要海棠最珍惜的东西来赔。那丫头一穷二白,最贵的就是那条命。”

“这不合理啊。”方子澄皱眉,“听你的意思,那丫头还挺坚韧。连跟了你这么个不得宠的小姐都没有放弃希望,怎么会因为一句话便寻短见?”

“因为令狐云斓捏着她的卖身契,她不死,令狐云斓就有一万个让她生不如死的办法。”令狐芷的眼底几乎要凝出冰渣来。

这个操作,方子澄其实并不意外。这上阳城中的贵女,哪个没有这点杀人无形的手段呢?

可也正因此,眼前这个为此义愤填膺的姑娘,就显得尤为可贵。

他定定看着她,想:若她并非细作,若这就是本性,那她可真是个不可多得的好姑娘。

吹梦轩倒是没有像令狐芷想的那般遍染尘埃,一切被打理的井井有条不说,整个院落甚至比令狐芷出嫁前收拾的还要好,地垄早就烧暖了,橼廊上,甚至摆了盆格外名贵的墨梅。

令狐芷推着方子澄进来后,整个人都被震地不轻。

方子澄看了一圈,点评道:“麻雀虽小五脏俱全。”

令狐芷笑了笑:“托你的福。”

这可真不是句套话,若不是因为方子澄来,这院子定得不了此般照顾。

“估摸着你岳丈和丈母娘今日是没空招待你了,还是为妻为你洗手作羹汤吧。”她召了青柳过来照看他,自己挽挽袖子,便朝小厨房的方向去了。

那小厨有按她要求垒起的灶台,她有几个想吃的菜,用那灶做正好。

看着她迫不及待跑开的背影,方子澄有点想笑。

明明是她自己想吃,又嫌厨子做的不好,却非说是要为他洗手作羹汤。

罢了,她说是,那就当是吧。

令狐芷在吹梦轩中温馨从容地做饭,而令狐云斓在冰天雪地的假山林中与方琮明约会。

她一袭月白,红着眼眶,望着方琮明泫然欲泣。

方琮明握着她的手,眼底满满都是深情:“斓儿,你受苦了。”

令狐云斓被这一句深情的问候弄得再也绷不住,她一下就扑进了方琮明的怀中:“斓儿不觉得苦,只是很想殿下。呜呜……”

方琮明声音温柔:“斓儿,我也很想你!”

令狐云斓哭了一会后,忽的说道:“殿下,你带斓儿走吧!”

方琮明面色一顿,压低声音说道:“斓儿,我也想带你离开,可是我舍不得委屈你。”

不等令狐云斓说话,他就继续说:“你如今是宁王侧妃,是记在玉蝶上的。若是离开,武威侯之女的身份也跟着没了。孤是能一心爱你,可孤怎舍得你被人指指点点,受尽委屈呢?”

猜你喜欢
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