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: 首页 > 书库 > 《串错历史场》篡改历史违法吗 耽美狼 串错历史场MB

更新时间:2020-07-21 00:09:11

《串错历史场》篡改历史违法吗 耽美狼 串错历史场MB 连载中

《串错历史场》

来源:阅文集团 作者:我叫马上下课 分类:历史 主角:姜青,姜儒

完结小说《串错历史场》是我叫马上下课最新写的一本历史类小说,故事中的主角是姜青,姜儒,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,文笔极佳,实力推荐。小说精彩段落试读: 姜青离开座位,每走一步便吟上一句,“春江潮水连海平,……捣衣砧上拂还来。”念道这里,所有人都沉浸在美好诗意中,姜青却停了下来,这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姜青离开座位,每走一步便吟上一句,“春江潮水连海平,……捣衣砧上拂还来。”念道这里,所有人都沉浸在美好诗意中,姜青却停了下来,这一首诗明显没有做完,即便姜青现在不写下去,也不会有人会觉得姜青配不上诗仙之名。《春江花夜月》在另外一个诗词璨若星河的时空里,被称为“诗中的诗,顶峰上的顶峰,孤篇横绝。”,它的优美,它的艺术境界意境远远的超出这个时代,这片空间,所有人的心中只有一个念头,“念下去,念下去!”包括姜儒在内,每个人心中都发出渴求的吼声,却不自觉闭住呼吸生怕发出一点动静,坏了当前仙境。

姜青走到张照君面前,上次见面直送了她其中一句,早就想找个机会把整首读给她听了,“此时相望不相闻,愿逐月华留照君。”

“送你的。”姜青小声说道。

张照君傻傻得愣住,她不太懂诗,也没有沉醉在诗中的意境里,闺中少女时常幻想有位温柔侠客带着自己策马游湖,熟不知江湖女侠也幻想过,有位英俊才子当着一群人的面为自己作上一首诗。

“不知乘月几人归,落月摇情满江树。”

诗已念完,神还未醒,大家沉浸在诗的意境之中,不能自拔,忽然琴声响起,琴声悠长,从优美到哀婉,没有丝毫突入,润滑如丝。众人刚才诗作中拔了出来,又沉浸在琴声里,原来是公孙韵锦照着诗词在抚琴,公孙韵锦无愧与未京三大花魁之首,短短时间里,竟能作出一首与诗词契合度如此之高的琴曲,大家在感慨琴声的时候,不免再次想起《春江花月夜》,这一切全部建立在诗之上。

“好!好诗,好曲,好诗!”小成王激动的从椅子上跳了起来,他本就是爱诗之人,此生能读到这样的一首诗,便觉得无遗,更何况亲眼见证了它的诞生,怎能不欣喜,此诗在这样的环境下作出,更令他佩服,他一脸怒意的看向文王,想到姜青如此大才,差点就毁于权利争斗之中,实在是恨意难挡。

“文王兄以为如何?”小成王将不高兴全写在了脸上。

姜儒能被封为文王,才华不必说,这也是他不太瞧得起这群人的原因,文王的才那可是真才实学,而不是这群才子在未河上,胡乱作几首诗,赢得美人笑一笑便有的。因此他也比这群人更加明白这首诗中的韵味,看着风轻云淡的姜青,今日明显是被坑了,姜儒无奈的叹了口气,今夜之后,姜青的诗仙之名,无人再能撼动。

这首《春江花月夜》,姜青本来打算找个时机悄悄读给张照君听的,却没想到阴差阳错之下,姜儒给自己创造了这样的好机会,最佳僚机的称号非他莫属,姜儒不求回报的送了自己这么一份大礼,做人不能不知恩图报,倘若以为今夜就到此结束了,那误解可就大了。

“元兄,你可知构陷皇子,应该承担什么样的罪过?”

众人心惊,此时才记起,姜青除了是诗仙之外,还是皇子!按道理说,诗友聚会,哪里有什么构不构陷,事情发展到这一步,傻子都清楚这已经不是诗会那么简单了。

“噗通”元姓才子毫无征兆的跪倒再地,涕泗横流,“殿下饶命,殿下饶命,小人,小人一时糊涂,误解了殿下。”

姜青不为所动,“道歉有用,要刑法干嘛?”

听到刑法二字,元姓才子身体已经软了大半,就连哭声都弱了许多,他转头向姜儒求道:“文王救我。”

他是文王的人,大家心照不宣,却也不会拿到台面上来讲,如今他这一拜,众人难免带着怪异的眼神看向姜儒,姜儒此时自知理亏,哪里会说话,此时说话不是等于承认自己派人构陷自己的亲弟弟,心照不宣可以,亲口承认那就不一样了。

姜儒一言不发,元姓才子眼神黯淡,自觉生还无望,竟口不择言的说道:“殿下,都是,都是文王让我这么做的。”

姜青摇摇头,他本只想吓吓元姓才子,可此话一出,这条命就算姜青不要,也留不住了。

果然,姜儒起身怒骂道:“大胆小人,此时此刻非当不知悔改,还攀咬本王,来人,拖下去!”

姜儒一声令下,进来两个魁梧的汉子,将元姓才子直接敲晕拖了下去。

不等姜儒解释,姜青笑道:“此人真是不知死活,死到临头还想离间我们兄弟之间的感情,真是死不足惜。”

姜青不但没有追究下去,还替自己开脱,这是姜儒不曾想到的,看着姜青端起酒杯敬自己,他心想不会是姜青想要和解,真是可笑,身在皇室岂能有妇人之仁,不过既然姜青犯傻,他没必要不把握。姜儒也端起酒杯,回敬过去,期间不断的夸姜青文采如何出众,顺带还提了提元姓才子如何的该死。

诗会渐渐朝着皆大欢喜的局面发展着,众人饮酒作诗,好不欢喜,此时没有一个人再敢找姜青作诗了,谁也不想找虐啊。

张照君倒没喝什么酒,她一直在旁小心的剥着荔枝。

忽然,姜青抱着一壶酒,满身酒气,晃晃悠悠的走到中间,他一脸醉意的说道:“诸兄,我今日还有一首佳作,愿同诸兄分享。”

众人一听,还有好诗,醉意顿时去了七八分,小成王调侃道:“表弟,难不成还有比《春江花月夜》好的诗?”

姜青摇头晃脑,踏着交叉步,“表,表兄,两首意境决然不同,诸位且听我念上几句,君不见,黄河之水天上来,奔流到海不复回。君不见,高堂明镜悲白发,朝如青丝暮成雪。人生得意须尽欢,莫使金樽,莫使……”姜青念道这里,戛然而止。

寥寥几句,就已经将众人迷的如痴如醉,怎到了关键时刻突然停住了。

“表弟,快念,快念。”

“嗝,我,我忘了。”

“你,你怎么能忘呢,别喝了,快想想后面是什么。”小成王差点都要急哭了,恨不得立马端盆冷水,泼在姜青的脸上,但又不敢,从这金樽两个字来看,应该是写喝酒的,万一将他泼醒了,没有这个意境了怎么办?

“表兄,别慌,这首诗我已经写了下来。”

“真的?在哪?”小成王将信将疑。

“就在我的流云殿里,照君喝醉了,这样,让王兄派个人去告知我的丫鬟,让她取过来。”

小成王一听,立马高兴的跑过去找姜儒,姜青今夜出尽风头,姜儒自然不太乐意,却又不好拒绝,只得命人前去。

不久,明月就抱着诗卷赶来,小成王看着诗卷,擦了擦眼睛,这有点太大了吧,不过此时众人早已如饥似渴,小成王也顾不了那么多,叫上两个人就打开了。

这一看全场鸦雀无声,所有人都仿佛被施了定身术一般,唯有姜儒,直接从椅子上蹦了起来,姜青见大家这副模样,疑惑的对明月问道:“叫你拿的东西对吧?本宫的宝贝,你可别拿错了。”

明月一脸委屈的说道:“肯定没错,殿下还天天看呢。”

姜青绕到前,自己瞅了瞅,瞅完也定住了,这玩笑开大了《将进酒》变成了《天下山水图》。

姜青摸了摸脑袋,“能退回去重拿不?”

猜你喜欢
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