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: 首页 > 书库 > 《御夫无良》御夫座 XXOO 御夫无良GL

更新时间:2021-02-11 00:02:01

《御夫无良》御夫座 XXOO 御夫无良GL 连载中

《御夫无良》

来源: 作者:粉粉的雪 分类:现代言情 主角:慕容峦,纳兰

完结小说《御夫无良》是粉粉的雪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,故事中的主角是慕容峦,纳兰,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,文笔极佳,实力推荐。小说精彩段落试读: 第二天一早,蓝月儿等四个宫女就给我隆装上阵,大清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第二天一早,蓝月儿等四个宫女就给我隆装上阵,大清早起来一直磨蹭快到中午才算完事。脑门上顶着一个巨大的髻,金钗花钿插得满满的,我头都快给压爆了。

那个沉甸甸,就像顶着一个大南瓜在头上。

身上,上襦,厚实的锦缎,长袖,这个还好说,特别是腰间的束腰带,那个紧哪,两个宫一左一右卯足了劲地拉,绑得严严实实的,愣是把个腰勒小了好几寸。

裙子,也是跟安阳郡主穿的那种一样,外面轻纱好几层,重重叠叠的,稍有不同的,我这条裙子拖尾没有安阳郡主的那么夸张,短了行多,只稍稍拖地一点点。

穿着这身衣服,不得不把腰杆挺直了,昂首挺胸才走得舒服。

出门时,蓝月儿只送到大门口,还塞给我一把小扇,粉红色的小绒毛扇,像小鸡仔身上那种毛,很柔软,捏在手里很轻盈,扇起来也很舒服,的确,这么热的天正需要这么一柄小扇,这小丫头考虑得很周道,转念一想,说不定纳兰玉菡以前就是这样子的,蓝月儿只不过照旧做罢了。身边只有慕容峦风跟随,贴身护卫嘛,形影不离才对。

西梁国的王宫群远看似乎跟故宫也差不多大小,金銮殿外,我们二人候着,远远地走来一个男人,长发束到脑后扎成一个辫子,脸上有涂抹脂粉,唇红齿白的,走路姿势甚是妖娆,呈半人妖状态。

绕到我面前,弯腰施了一礼,眼波流转道,

“公主殿下安康!”声音矫情做作,有种想吐的冲动。这难道是公公?按道理女王应该不需要用太监啊。

“公公请免礼!”我自作聪明随口应道,

他听到我的话瞪大了眼睛,一脸疑惑还有惊讶,慕容峦风扯了扯我的衣角,拱手向他道,

“康大人,女王陛下有何诣意?”

“女王陛下正在接待他国使者,请公主殿下先去国师那边一趟!”

“他是谁?”待这半人妖走远后,我问,

“康夫,女王的传令官!”

“哦,原来是误会了!”先窘一个,好在慕容峦风也没有在意我的话,眼神飘到前面一队巡逻的御林军那边。

要我去见国师?这让我想到了古格那个妖异的巫师,难道西梁国也有,这是个什么人物?想来那些古人也只会些吓人的小把戏,心下就释然了,我是在社会主义Chun风下成长的娃,还怕你这些封建迷信的东东不成。有二十一世纪的强大科学作奠基,什么妖魔鬼怪都是浮云。

这大太阳,晒得我直冒汗,需要不停地摇着鸡毛扇来驱赶暑气,

“殿下,国师殿在这条路走进去就是了!”慕容峦风侧身指着左侧一条正道说。

“你不跟我过去吗?”我擦汗。

“殿下一向是自己一个人去的,我只能在外面候着,你去吧,这里是王宫大内,没有危险的。”慕容峦风微微一笑。

我一个人去?那就一个人去吧,我是公主,公主应该比国师大吧,他应该怕我才对!

我摇了摇扇子,仰首阔步向国师殿走去。不经意转回头,看到慕容峦风正向前面那一队行走的御林军走过去,那御林军的首领满脸堆笑正跟他拱手招呼。

“哼,原来是想找朋友闲聊,找什么借口嘛!”我小声嘀咕,

国师殿就在金銮殿左侧几步路,放在左侧,应该是很重要的位置了。看来我的猜测是正确的。

门口一个人也没有,殿门虚掩着,我站定,左顾右盼了一下,犹豫着要不要敲门,这时候听到一个奇怪的声音,那声音不像是从人类的喉咙里所发出来的,

“殿下,请进来!”

接着,门就无声地开了一条小缝,小缝正中,坐着一只肥猫,全身毛皮雪白,圆乎乎的脑袋粉团似的,眯着一双莹莹生辉的猫眼,一动不动地瞄着我。

推开门进来,静悄悄的一个人也没有,我蹲在猫跟前,问它

“是不是你在说话?”

它站起身,后跳几步,然后又跳到旁边的桌面上,坐下来,谨慎地望着我,

然后,它竟然说话了,“殿下,请坐!”一字一句,清清楚楚。

这下,我差点没晕过去。刚才本来是跟它开玩笑,猫怎么会说人话呢,但它真的说话了。这什么猫?猫妖?猫神?猫精?

正疑惑间,身后的门吱呀一声关上了,顿时光源被切断,整间屋子处漆黑之中。抬头,房顶竟然是波澜壮阔的浩翰星辰图,星辰之间有的用线连接,明确地标识着星相星宿。看星星的发光程度,应该是用某种能发莹光的材质特制的,难道是磷?

“殿下,请坐!”白猫又说话了,我转过身,黑夜之中,猫眼瞪得圆乎乎的,甚是诡异。

一盏灯亮了起来,准确地说,是一个人握着一盏烛台走了过来,烛台上面半截灰白的蜡烛。

桔黄的光线投射到他的脸上,有种说不出的神秘,高长的身形,有点偏瘦,一身宽大的紫袍,头顶束发呈扇形,一张蝴蝶形的面具罩住了整张脸,看不到五官,只露出两只空洞的眼睛。这个蝴蝶形的面具一半是银色一半是金色,这难道像征着阴阳两极?

他缓缓走到我身边,伸手:“殿下,请坐!”

声音突兀,尖锐,有点像金属磨擦,但可以分辨得出来是个雄的。

随后他自己坐到我对面,蜡烛放在我们之间的桌上,

我坐了下来,手里的毛扇不知道该往哪放,索性一直摇着,不知道这大殿用什么材质做的,一进来就觉得有股逼人的冷气,与外面完全两重天。大门关上以后,再加这种诡异的气氛,有点毛骨耸然的感觉。此时摇扇反倒有点入骨的凉意,但为了缓解自己的紧张,只好不紧不慢地摇着。

沉默,难堪的沉默,他不说话,直挺挺坐在对面,面具上面的两个洞一直对着我。

我感觉面具后面两道凌厉的目光直冲我心间,气氛沉闷而压抑。

僵持?还是想看穿我?好歹我是个公主,你这是算啥?我耐不住了,在长期的僵持拉锯战中,我摇旗投降了,我是个急性子,一向是沉不住气的。所以,先拍案而起,我拍了桌子,手里的扇子差点扑灭了摇曳的烛光,

“你怎么不给我行礼?”

哈-哈-哈,他笑了,非常放誓地仰头大笑。然后靠近我一点,逼人的语气,

“你是谁?”

“我..我..我当然是公主了!”我底气不足,说谎不是我强项,但为了保命,必须要说上一谎。

他忽地伸出阔掌扣住我的双手,骨瘦如柴,凉入骨髓,弯曲的关节煞白,勒得我生疼,

“你不是纳兰玉菡!”直接掀了我的底牌。我慌神了,他知道我不是纳兰玉菡,万一到女王耳边告上一状,到时候恐怕比活祭还惨。一想到这里,我先泪奔了,呜呜呜。

他见到我哭,随即松了手,身子向后靠了一点,语气松懈了许多,没有了逼人的凌厉气势。

“只要你听我的吩咐,你就一直是纳兰玉菡!”

“你有什么条件?”心里乱七八糟猜测,叫我杀人?出卖灵魂?或者青楼卖笑?

“第一,不许胡作非为,第二,不许败坏公主声誉,第三,随时听我差谴……”

这第一跟第二不都是一样吗?第三这个也做得到,“行,就这么说定了!”

落初文学www.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,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落初文学原创!

猜你喜欢
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